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国家卫生部原部长钱信忠曾是八路军的名医

发布日期:2019-12-11 12: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国家卫生部原部长钱信忠曾是八路军的名医,为抗日根据地的大众服务,与老百姓结下了血肉厚意。他用高明的医术治好了当地许多乡民,受到了大家极大的爱崇,被赞称为太行山上“八路军活神仙”。
  
  钱部长是根据地有名的“大红人”“大忙人”
  
  1940年11月上旬,八路军总部野战卫生部进驻辽县(今左权县)东关隘村,钱信忠部长带领卫生部所属科、股、政治处及警卫连一同抵达。卫生部机关驻守在东关隘村中央皇甫演家,钱信忠就住在大北房,此房既是办公室又是卧室。东关隘村坐落辽县东南部,离县城30公里,离八路军总部所在地麻田15公里,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一二九师司令部驻地桐峪镇仅5公里。全村70余户、360多口人,河的西面便是建有一所卫生部直属白求恩医院的西关隘村。
  
  卫生部在东关隘村一驻便是5年,期间由于日军“扫荡”和战争形势改变,曾短时刻转战脱离,但形势允许就回迁,一向到1945年抗战成功后才迁离东关隘村。在其时钱信忠部长是太行山抗日革新根据地有名的“大红人”“大忙人”。
  
  说他“红”,是由于他既是领导者,又亲自诊病当医师;他不只看一般伤病员还亲自手术。他为大众治好许多疑难杂症,不吃大众一口饭,不收大众一分钱,为救治伤员、给大众看病每天忙得团团转。东关隘及周围大众简直都认识他,说他是个“大红人”。说他忙,是因战时的卫生作业条理繁多,卫生部先后进行3次合编,还兴办卫生学校、培训学员,办理部属各医院、卫生材料厂及部属的制药厂、纱带材料厂、玻璃厂、酒精厂……这些都需要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准则,如各医院医疗准则、关照准则、捍卫准则等,都需要具体安排资金筹集、原材料筹集、人员安顿、后勤保证等业务。战时的卫生部至少有4项大使命:救治部队伤病员,仅1941年上半年就救治伤病员7757名;为当地老百姓看病治病;向广大大众宣扬医药卫生常识、新法接生和妇幼保健常识,宣扬破除迷信,冲击巫婆神汉;克己各种医疗用具和中、西药品,保证各战时医院所需。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互助联合紧,八路军和钱部长便是咱最亲的人5年共处,八路军野战卫生部和东关隘村及周围村庄的老百姓结下了密不可分的鱼水厚意。钱信忠等把驻地当家乡,把大众当亲人,在繁忙严重救助部队伤病员的一同,还积极主动地为当地大众的卫生防疫、疾病医治做了很多作业。驻守东关隘期间,村里人把八路军当成了最亲的人。他们把最好的房子让给卫生部人员,自己的生活尽管不宽裕却常常给他们送小米、送蔬菜。真可谓是: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友情深。
  
  在平时,村里人早早把小米、炒面、锅碗预备在两个笸篮中。由于日军一“扫荡”,妇女们就先带上白叟孩子避祸,男人们首要的使命便是去抬担架,把伤病员们迅速转移到村外最安全的当地。然后再回来家中,立刻担上担子追逐父母妻儿去躲藏。村里伤病员有时多达几百个乃至上千人,如百团大战、关家垴战斗、黄崖洞捍卫战等伤病员就特别多,邻近的山庄窝铺都住有伤病员。只需一有“扫荡”音讯,仅有百余名劳力的东、西关隘村首要要把几百个伤病员安全转移后,才顾得上和自己家人去逃避“扫荡”。
  
  由于八路军卫生部驻守在此,日军对东关隘咬牙切齿,便在寨顶山尖上构筑碉堡,一同在红岭坪上搭帐篷,一住便是40多天,日夜监督村中动静,一遇时机,便下山“扫荡”。乡民们随时密切监督敌人,只需敌人一下山,就自发安排起来,先安顿伤病员后再避祸,卫生部在关隘村驻守先后5年时刻,八路军的伤员没有一个遭到日军杀戮,老百姓为此做出了很大贡献。
  
  其时太行山区的大众生活十分艰苦,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哪里还顾得上讲什么卫生。大众底子不懂得卫生与健康的关系,女不梳头男不洗脸是常事,更谈不上洗澡、洗脚、晒被褥了。其时多种疾病流行,霍乱、痢疾、疥疮、流感时有发生,许多人因而不得善终。特别是产妇不讲卫生,坐月子“怕光怕风”遮门挡窗,整个月子喝清水米汤,卫生、饮食均得不到科学、合理保证,许多产妇因而丢掉性命或夭折婴孩。
  
  钱部长和医护人员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所以就安排卫生部医护人员声势浩大宣扬讲卫生、防疾病、新法接生,普及科学抚育常识。除举行“捍卫健康的医药卫生成果展览”外,还把卫生部宣扬卫生常识的挂图、妇婴保健模型,让民教馆同志带上到各个集镇、农村巡回展出。医护人员更是深入各家各户去详细宣扬相关常识,登门入户为孕妇进行新法接生,随访坐月子的妇女。
  
  每逢元旦春节,钱信忠都要举行军民联欢会。联欢会大都在东关隘村西麻地举行,路上便是舞台,路下便是看场,周围村大众也来看热闹,总是人山人海。每次联欢他都要说话,宣扬抗日和军民联合,讲卫生防疫和妇婴保健。他讲得清楚明白,大家都直耳静听。有一年元旦,他安排军民团拜会,一边坐着部队医师护士,一边坐着乡民。他指挥两边起立相互三鞠躬,大众感到稀罕快乐,就像和乐融融的一家人。
  
  一同,钱部长还利用军民联欢会,给东关隘60岁以上白叟团体祝寿。他让村里的姚红斌、李廷怀、皇甫瑸、皇甫鸿昌等白叟坐在上首,他按当地的习惯和村干部一同向白叟们叩头贺寿。李廷怀白叟一辈子也未受到这样的“高抬礼遇”,激动得拉住他的手脱口问:“钱部长您贵姓?”钱部长笑着说:“免贵,钱部长我当然姓钱啦!”逗得军民哈哈大笑。
  
  东关隘村皇甫瑛甚是喜爱医学,和钱部长住处相邻,便常常找他求教。一来二去两人共处得很是密切,他还将皇甫瑛的女儿以为义女。此后,两家一向未断交往。解放后,义女从长治医学院结业后征求钱部长定见:作业是在当地仍是到部队,他说,到部队能得到更好的锻炼。所以她就参了军,成为中国公民解放军第二六四医院医师。
  
  用高明医术帮大众诊治疾病,老百姓称钱部长便是“活神仙”
  
  部里医师主动为当地大众诊治疾患,特别是妇女生养,不管白天黑夜一叫就到,不收医药费不说,就连一顿便饭也坚决不吃。他们的善行被老百姓深深铭记,交口称赞。这里仅以钱信忠部长为例。
  
  1942年,西关隘村的张云喜腰部被敌军打坏,碎骨头进了肚子里,一年多了还不能动,村里人都说他活不成了。钱部长传闻后去他家细心察看了他的伤情,当即给他做手术取出了肚子里的碎骨头。不久即康复,不但能劳动,还能担五六十斤柴禾。
  
  东关隘皇甫汉是《新华日报》的缮写员,每天都要整齐誊写3000多个字。一次,他接连数天赶着把毛泽东著的《论持久战》誊写出来,可能坐太久了便得了痔疮。钱信忠给他做了手术并嘱咐他要喝稀食。但他饿了就吃疙瘩(当地一种饭食),也不按时换洗纱布,成果刀口感染了。钱部长一边给他换药一边善意批判他:一要遵医嘱,二要讲卫生,你多受了罪,活该。说罢,四目相对,二人会意大笑。
  
  东关隘村有个小孩魏永增在外游玩时被狼咬住,拖到了九仙庙邻近。幸好他本家叔父在庙前刨土,看见后赶紧打跑狼救了他。钱部长给永增的创伤消毒、撒药、包上纱布,屡次换药后永增才捡回一条小命。他后来一向对人说,是钱部长救了他一命。
  
  乡民张昌昌从高崖上跌入深谷、颅骨损害,几天不省人事,家里人哭着为他安排后事。幸亏,钱部长经过手术把他治活了,由此被大众称为“八路活神仙”。皇甫束玉为此而写的故事《活神仙》,被编入晋冀鲁豫边区出版的新课本中。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新华日报?太行版》曾以《太行山上活神仙》为题,整版报道了他为根据地公民服务的事迹,“不说太行山高奇,不表彰河水涟漪,只讲咱们八路军,出了个妙手回春大神医”的顺口溜在当地撒播了很久。
  
  女烈属搭桥牵红线,钱部长和汤医师喜结良缘成佳偶在东关隘村北角上一个宅院里,住着一位年青妇女叫巩淑英,娘家在本县麻田镇南会村。她老公名叫皇甫溥,1933年在燕京大学学习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结业后参加了革新作业,任八路军司令部抢修局局长兼文化教员,跟随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安排的大学生军训队在河北内丘、涿鹿一带作业。1939年在紧急转移途中与敌人交战,年仅28岁的皇甫溥不幸以身殉职。
  
  巩淑英其时仅20多岁,突然失去老公,每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次年冬,八路军卫生部进驻东关隘,女医师汤喜凤住在了她家里。汤喜凤耐心地给巩淑英讲解革新道理,劝说她不要伤心,应该为老公光荣牺牲而自豪,要振作起来为革新事业做贡献。一来二去两人越来越密切,干脆就以姐妹相称。
  
  一天夜里,巩淑英悄悄地和汤喜凤说:“姐姐,你比我还大一点,也该找个婆家啦!”汤喜凤说:“是却是,一来没有遇到合适的,二来没爹没娘的,也没人给安排。”巩淑英说:“好姐姐,我给你安排!我身体欠好,一向找钱部长看病,我看他长得像模像样的,你看咋样?”汤喜凤羞涩地说:“人家能看上咱?”巩淑英一看有门儿,便为钱、汤二人牵线搭桥。谁曾想钱部长内心也喜爱汤医师,一是作业忙,二是欠好意思提。经“巩妹妹”一牵线,钱部长怅然答应。
  
  不久,钱、汤二人喜结良缘。再后来,二人有了儿子钱家龙,但都因作业忙,忙起来乃至不分昼夜,巩淑英当即帮钱家龙找了个奶娘。奶娘名叫裴先凤,生下4个女儿。她是个小脚妇女,身边有几个孩子够她忙乎了,不想再当奶娘,可一传闻是给钱部长奶孩子,就说:“他们都是好人,都是忙人,没明没夜给咱老百姓就事,他们有难事,咱可不能不管。”巩淑英又说:“你当奶娘,管好孩子,我当姨娘,和你一同看孩子,咱俩还照看欠好一个小孩子?”所以,钱家龙就在奶娘和姨娘的关照下一天天长大了。虽说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钱家龙却得到了亲娘、姨娘、奶娘的精心呵护,度过了幸福的幼年。钱部长家一个孩子三个娘的故事在左权县传为佳话。

 

打印』『关闭

天龙八部私服_Copyright © 天龙八部私服_海口畜牧兽医站 天龙八部私服_www.feastmedia.cn天龙八部私服_版权所有